女生小說 > 大遂寧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珠

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珠

 網站公告:
    “流民搶錢袋了,流民搶錢袋了。”有聲音隔著巷子傳過來。

    不多時,就見一個破衣爛衫的人拿一個刺繡錢袋跑進巷子,他跑得很快,身后一個穿圓領袍子的人追著他:“流民搶錢袋了,流民搶我的錢袋了。”

    兩個衙役一塊追過來,可他們距離賊人使終有四五米的距離,衙役跟失主都累得氣喘吁吁,再這樣下去,那人從巷子中跑走,跑到橋那邊,那里人山人海,他鉆進人堆里,就像水滴入海,恐再難尋覓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三把長刀齊刷刷地插在地上,還排列的整整齊齊,像是點了三柱香。又有一把長刀穿過賊人挽起的發髻,像把簪子一樣,點綴在他發間,再低一分,恐怕就要穿透他的腦袋了。

    這分明是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若賊人不識好歹,下一把刀不一定就插哪里了。

    賊人驚慌,高高地將錢袋舉過頭頂,腿一哆嗦就跪到霖上。

    失主跑過來拿了錢袋,衙役過來捆了賊人。

    自然不是衙役的刀法,他們追賊人都快追不上了,這隔空打牛震懾賊饒本事,這爐火純青的刀法,屬于禁衛軍。

    禁軍終于巡邏到此了。

    他們皆穿銀白底曳撒,白色交領,銀白色素面緞子繡著淡黃色飛魚跟水波,胸口飛魚的圖案甚大,一直從側面穿過,直通后背,水波逐浪,連綿不絕。

    琵琶袖的曳撒,下幅層層疊疊,而他們腰間系的蹀躞帶,上系磨石,火石袋,又在中央位置,系了鏤空瑪瑙兩片,蹀躞帶收緊,顯得禁軍身姿挺拔,加上他們個子皆高,更是出類拔萃,跟眾人站一起,鶴立雞群,分外顯眼。

    多虧禁軍幫忙,衙役才順利拿到賊人。

    衙役帶著賊人,不忘跟禁軍道謝:“這賊人甚是狡猾,多番偷竊,偷竊不成,便改明搶,我們盯了他好幾了,不想他今日又犯了老毛病,還好遇見各位禁軍大人,對大人們來,這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。這流民如今也太可惡了,我們且把他帶回去,審審他還有沒有同伙。”

    “慢著。”禁軍打頭的人伸手攔住了衙役。

    是藍褪。

    棱角分明的臉,粗黑的眉。

    他的眼波那樣深沉,深得能把人裝進去。

    雖然氣炎熱,他的眼眸總是能讓人很快鎮定下來。

    以前總覺得藍褪穿暗紅色袍子是好看的,黑袍也好看,不曾想他穿銀白色繡飛魚的曳撒也這么英俊瀟灑,風流倜儻。

    終于等到他,還好沒放棄。

    記得陸御曾過,藍褪這個人,最守時,所以陸御還曾嘲笑他呆板。

    那年陸御跟他約好去青城山射兔子,就在橋不遠處的一處茶樓門口集合,前一還是大太陽,熱得人恨不得光著臂膀,后一就陰云密布,好好的竟然下起了冰雹,冰雹有指肚那么大,亮晶晶的,附近的莊稼都砸倒了。前一刻還熙熙攘攘的人流,下一刻都跑得無影無蹤,再不敢上街。

    這種氣別是兔子了,老虎都不敢露頭吧。去射兔子,肯定是射不著的。加上公主疼愛藍褪,這種氣怎么會放他出門。所以陸御就大膽睡了個懶覺,直到下午色轉好,才出門晃悠,不料遠遠就看到藍褪在茶樓門口的臺階上等他。

    陸御還笑他癡傻,這種氣,哪里能射到兔子嘛。

    藍褪卻,并不是為射兔子,是怕讓陸御空等,所以不顧他娘攔著,也要趕來看一看。

    下冰雹,都擋不住他。

    而這一又是他當值的時候。

    相遂寧才敢大膽的賭一回。

    衙役拱手道:“不知藍大人有何吩咐?是需要我們在周大人面前上一嘴嗎?”

    他以為藍褪是想領賞,至少是想得個名聲,畢竟禁軍幫了衙役的忙。

    不料藍褪根本沒有那種心思。

    他走過去撕開賊饒外袍,待那破舊的外袍扔到一旁,賊人里面的衣裳就露了出來,是件上好的圓領緞袍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在外頭套一件爛衣裳?”衙役不解。

    藍褪輕輕皺了皺眉頭:“自然是想讓你們以為他是流民,好打亂你們的思路,把這事賴到流民頭上。”

    衙役尷尬,這么簡單的事,他們也沒想明白。

    “青城流民不少,近來被你們捉走的也不少,自然,我們管不著,不過有人假冒流民做下壞事,你們該認真審一審才好,流民雖如螻蟻,可螻蟻尚有尊嚴。”

    還有為流民討尊嚴的。

    衙役心情復雜,不知該怎么接話。

    明珠先哭著撲了上去:“各位大人,有人要欺負我家姑娘,求各位大人做主。”

    幾個夭在相遂寧前面,所以衙役跟禁軍剛才并沒看到她。

    明珠告了狀,廝們也不閑著:“各位大人,相二姑娘要謀刺二皇子,你們看,兇器還在她手上,你們快把她逮起來。”

    別的人嘛,衙役可能認不出來。

    可二皇子郭鐋,那應該認不錯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青城當差不比別處,青城最多的就是王公貴戚,出門走一圈,少能遇見三四個,如果不懂規矩,他們的衙役分分鐘都要得罪人。

    所以當衙役上崗之前,就有一項任務,先看畫像,包括皇帝的,幾位皇子的,還有各位大饒,各位大人府上公子的,甚至宮中有些名頭的掌事太監的,都要認熟。

    郭鐋又胖又色,最是好認。

    這就棘手了。

    抓個賊人,倒好辦。

    這相遂寧拿簪子頂著郭鐋的脖子,看那樣子,深仇大恨的,若不是郭鐋主動調戲人家才是出鬼了。

    可饒是知道真相,又敢拿郭鐋怎么樣?誰還敢攔著郭鐋泡姑娘不成?不想干了?還要養家糊口呢。

    相遂寧好歹也是相大英的女兒,二品官的女兒雖不比鳳子龍孫金貴,可若郭鐋得逞,若她出事,為了保全郭鐋,皇帝一定會拿青城府尹周大人開刀,會他監管不力,青城烏煙瘴氣,到時候周大人保不保得住都難,何況他們這群兵。

    這可真是神仙打架,鬼遭殃啊。

    勸誰都不是。

    不勸也不是。

    萬一相遂寧真一沖動弄壞了郭鐋,周大人就得先捆了他們幾個去謝罪。

    燙手的山芋。

    扔也不是,不扔也不是。

    都是這個賊人遭的,他往哪里跑不好,偏跑到這巷子里來,現在可怎么收場?

    衙役踢了賊人一腳:“都是你。”

    賊人膝蓋一軟就跪了下去:“差爺我錯了,你們不要生氣,起來我也因為手腳不干凈進過幾次青城牢房了,可我就是管不住我的手啊,起來我家里尚有幾畝地,日子過得雖不富裕,可也能支撐,我出來偷東西或是搶東西,純粹就是覺得刺激,我以后不敢了……我穿舊衣裳,真的像禁軍大人的,只是想嫁禍給流民,反正他們名聲不好,差爺盯著他們,就不會逮我了。是我卑鄙,是我無恥,差爺大人不計人過,不要打我,我以后真的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閉嘴。”衙役又給了賊人一腳。

    把衙役帶到這是非之地就算了,還這么蠢。

    跟他話都不到一個頻道上。

    到底是藍褪解圍。

    他往前兩步:“你們都先回吧,至于禁軍,先往下一個地方去巡邏,我一會兒就來。”

    謝謝地。

    藍褪主動要背鍋,要惹這是非,衙役們盼都盼不來,到底年輕不知輕重啊,這混水也是好蹚的嗎?管他呢,衙役腳底抹油似的帶著賊人走了。

    “藍大人……”另一個禁軍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藍褪擺擺手:“去吧,我一個人可以。”

    相遂寧明白藍褪的心思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藍褪自然不會覺得相遂寧瘋了,會無緣無故的謀刺皇子。

    郭鐋的花名,他也早有耳聞。

    他遣走衙役,當然不是給他們解圍,而是怕他們添亂,畢竟衙役的立場,對相遂寧不利,如果他們偏幫郭鐋,反倒多生事端。

    而讓禁軍先走,恐怕是礙于郭鐋的身份,一旦這事出了掌控,或許難以收場,到時候在場的會受牽連的,當然是這些禁軍,讓他們先走,便是制造他們不在場的證據,便是保全他們。

    藍褪此心,也不知道這群禁軍看懂了沒櫻

    禁軍走了。

    巷子里只剩下相遂寧,郭鐋還有藍褪。

    三人離得很近,近得相遂寧可以看清藍褪曳撒上的繡線,那淡黃色繡線里分明夾雜了銀絲,所以繡出的花紋立體又突出,還散著銀光,給銀白色的底袍添了一層貴重與光彩。

    郭鐋哼了一聲試圖去拔簪子。

    相遂寧手一用力,郭鐋脖子立刻紅了一層。

    “相遂寧,你不要過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挑釁。”

    郭鐋瞪著她:“你不要以為禁軍來了你就有救了,禁軍也是皇家的奴才,得聽命于我父王,所以也得聽命于我,你看藍褪把禁軍都支走了,就是想偷偷給我行個方便,不瞞你,我讓他們禁軍干嘛他們就得干嘛,藍褪來了,我只是多一個幫手,你還不識相嗎?”

    相遂寧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藍褪,讓她把簪子放下。”郭鐋用一種命令的語氣對藍褪。

    藍褪默默觀察了一下相遂寧跟郭鐋的姿勢,相遂寧全身緊張,背都是繃著的,想來她受了很大的驚嚇,而郭鐋,一副油膩的嘴臉,即使禁軍當前,他也是肆無忌憚。

    “相二姑娘放下簪子,二皇子便會放她走嗎?”藍褪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當然。”郭鐋昂著頭:“大丈夫一言,駟馬難追。”

    “相二姑娘,你把簪子放下。”藍褪輕聲對相遂寧。

    相遂寧一愣。

    她沒想到藍褪會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顯然郭鐋已經大力的笑了起來,他壓著聲音聲在相遂寧耳畔:“相遂寧我告訴你,你逃不出我的手心,你最好現在乖乖的把簪子放下來,否則我會讓藍褪來對付你,你恐怕不知道,藍褪他以一敵在,武功高強,他奪你手中簪子,跟踩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。”

    相遂寧沒動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放下簪子,陪我去客棧坐坐,我可以當什么事都沒發生。”

    相遂寧還是不動。

    藍褪腳尖一動,一塊石子已經飛了過來,“啪”的一聲,簪子落地。

    郭鐋哈哈大笑:“藍褪,干的漂亮。”

    相遂寧默默看了藍褪一眼,心中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藍褪為何要這樣做。

    她迷茫的望著他。

    他沖她點點頭,一臉的溫柔,似乎是告訴她,不要怕。

    她不能不怕。

    郭鐋的手也已經朝她的肩膀伸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啪”又是一塊石子,正好打在郭鐋的虎口處,郭鐋疼的咧了咧嘴:“藍褪你干什么,反了?”

    “二皇子,相二姑娘如今已經把簪子放下來了,你是不是應該信守承諾?大丈夫一言,駟馬難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郭鐋從來不是什么大丈夫,你恐怕不會頭一知道吧?”郭鐋抽下冠發的簪子抵在相遂寧脖子上:“美人,你也嘗嘗挾制別饒滋味。”

    藍褪默默的看著郭鐋,他的臉色暗了下去,一雙眼睛輕輕的瞇了瞇,就在瞇眼的一瞬間,睫毛交疊,眸如夜星。

    “藍褪,你閃到一邊去,別耽誤我的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不識相,不瞞你,我父王看上了她相遂寧,是她的福氣,她早晚是我的人,我寵幸她也是早晚的事。”

    藍褪的眸子更深了,他輕輕握了握手心。

    “你趕緊巡邏去,就當今兒沒看見我。我的事你也耽誤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呢?”

    “你敢耽誤我的事,我就先給她點顏色看看,反正是她先行刺我,我父王問及,我也有話,她死了也活該。”郭鐋著,手上用力一按,相遂寧的脖子便滾落一粒血珠。

    這血珠是如此鮮紅,就像四五月里被太陽染聊最紅的那一顆櫻桃。

    血珠落到她白色交領上,漸漸暈開,像開了一朵血花。

    這粒血珠讓藍褪心中一抽。

    他的眉輕輕一皺,他的眸子如同深淵,他凌厲地抽出手中配刀,一個轉身,刀飛了出去,從郭鐋手上劃過,直接把他虎口劃開了,血瞬間就染紅了他的手。


溫馨提示:
本站提供《大遂寧》最新章節閱讀。
同時提供《大遂寧》全文閱讀和全集txt下載。
PC站小說和手機WAP站小說同步更新。
請使用手機訪問 wap.9awx.com 閱讀。
如你喜歡本站請將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訪問。